找人人肉搜索
找人网提示:最近有一些骗子,专门以帮忙找人为由诈骗钱财,大家在急切找人的同时,一定要提高警惕,以防被骗!
你现在位置:找人网>找人网新闻>正文

苦寻23年 终于找到儿子

23年前那个黑色的被拐日“我们的心从未分开过”养父母也是我难舍的爹娘

  儿子被拐失踪后,武汉人赵小树夫妇不舍不弃地苦苦寻觅了23年。23年后的2009年圣诞节来临之际,失踪的儿子终于找到了!昨日上午11时许,河北邯郸街头,赵小树夫妇与被拐23年的儿子激情重逢,无尽的泪水和开心的笑容定格在父子重逢、母子相见的那一刻……

  本报《寻找》栏目倾力相助 赵家喜获“圣诞大礼”——

  1986年10月21日,赵小树和雷冬玲夫妇5岁的独子赵文祺在汉口武胜路的外公外婆家门前玩耍时,突然失踪。

  从此,赵小树夫妇开始了艰难的寻找之旅。为了找回儿子,夫妇俩跑遍了全国各地,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种种煎熬。23年来,夫妇俩常说一句话:今生不找到失踪的儿子,我们死不瞑目。

  自从22日在本报《寻找》栏目上看到失踪儿子寻亲的消息后,赵小树夫妇就开始期盼着重逢的这一刻。

  23日下午,夫妇俩从武汉驱车北上邯郸。雷冬玲拿出儿子文祺小时候的一叠照片,一张张给记者看:“这是文祺半岁时的照片,这是他一岁时的照片,这是他上幼儿园的集体照,这是春游时他在吃蛋糕……”(哽咽)最后,雷冬玲拿出儿子上幼儿园时穿的一套校服,她说儿子失踪后,她就把这套衣服当宝贝一样收藏起来,每当想他的时候,就会拿出来看看。她抚摸着衣领上自己用针线为儿子绣下的名字,泪如雨下……

  昨日上午11时许,邯郸阴霾的天气开始放晴,在约好的位置,一男青年伫立在寒风中静静守候着。“天啊,太像了!”车上,远远瞥见路边那位男青年的身形,赵小树夫妇惊呆了!儿子失踪后,夫妇俩在亲友的劝慰下,又生了一个儿子。眼前的文祺,竟然与次子的长相和身高一模一样,简直形如双胞兄弟。一行人一下车,文祺也马上从众人中辨出了久别的父母。(事后他说,他一直记得母亲的下巴上有颗肉痣,所以尽管分别了20多年,他还是第一眼认出了母亲。只是父亲因相思忧虑,头发掉得太厉害,他差点没能认出。)

  一时间,所有的顾虑,所有的担忧都已不复存在,赵小树夫妇呼唤着儿子的名字与久别的儿子紧紧地抱在了一起……

  23年前那个黑色的被拐日

  一番叙旧,大家的话题第一个便切入了23年前被拐的那一天。

  据赵文祺回忆,那天中午,他与表弟在外公外婆家门前玩耍,不一会儿,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突然上前拉着他的手说,走,我带你去找爸爸妈妈。不久,那人把文祺带上了火车。文祺最喜欢坐火车,一上火车就高兴坏了。天黑的时候,那人把他带下火车,交给了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。骑自行车男子很快把他送到了一户农民家中。进了门,一大家人,就是没有看到父母,文祺急了,开始哭闹着要找爸爸妈妈。这家父母连忙跟他解释,我就是你亲生的爸爸妈妈啊!他们说,家里生了两个姐姐,还想再生个男孩,可是怕罚款,就躲在外面生了文祺,并把他放在别人家里寄养。现在风声过去了,所以就把他接回来了。

  就这样,文祺在这户农家生活下来。养父母对他很好,虽然生活很贫困,但总是尽量把家中最好的东西让给他。文祺说,养父母非常宠他,只要看到他哭,就必定冲过来把两个姐姐骂上一顿,告诫她们不准欺负弟弟。家中要是有了好吃的,必定是悄悄做给文祺吃……

  文祺也十分懂事,很小就知道回报父母。养父母身体一直不好,8岁起,他就开始帮着家里操持农活。

  文祺很聪明,从小学到中学,无论怎么贪玩,他一直是班上前三名。读到初二时,养父母家中经济陷入困境,连文祺的学费都成了问题。文祺不忍再继续读书给父母增加负担,主动提出辍学,希望以打工贴补家用。学校里从校长到老师纷纷出面挽留,大家都为文祺放弃学业感到惋惜。但文祺还是咬咬牙离开了心爱的校园。

  从此,文祺开始了打工生涯。十多年来,他挖过煤,修过车,当过司机,还尝试着开过餐馆……吃了很多苦后,文祺现在的工作已相对比较稳定,基本担当了养妻女养父母的责任。

  十几岁时,他听到村里人说起他的身世,他渐渐知道,他是被人贩子拐卖到此地的,当时,养父母是花了3千元把他买回来的。

  “我们的心从未分开过”

  从那时起,文祺开始有了寻亲的念头:我是被拐来的,那这么多年来,我的亲生父母该有多着急啊!可又一想,我这边的养父母怎么办呢?十多年来,这种极度矛盾的心情一直纠结在文祺心头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文祺寻亲的念头越来越急迫,他暗想,今生一定要找到亲生父母,否则死不瞑目。

  用何种方式寻亲,是文祺一直犯愁的事情。想到小时候爷爷经常带他去黄鹤楼,他猜想自己就是武汉市武昌区人,他曾拨打过武昌区公安分局的电话查询,但对方告诉他,失踪信息久远,已不便查询。他还想,到武汉租一辆车,在车身贴上自己小时候的照片,沿街寻亲……但他觉得这个方式成功的几率太小。

  今年年初,他试着在寻人网站上发布了寻亲信息。想着父母会上网的几率很小,他对这种网上发贴的寻找方式并未抱太大希望。

  然而上天在冥冥之中眷顾了这家离散的亲人,种种巧合一步一步奇迹般地发生了:热心的沈浩在寻人网看到这条信息,摘录了下来;沈浩携信息来到武汉,恳请当地媒体协助寻亲;武汉晚报发布“赵文奇”寻亲消息;赵小树夫妇长期订阅武汉晚报,当天便看到了报道……

  重逢后长长的叙谈中,一家人回忆了许多往事……赵文祺懊悔,如果寻找再早两年,就能见到最疼爱他的外公。

  与儿子接触一天下来,赵小树极其欣慰地告诉记者,虽然文祺未在我们身边长大,但他的为人与个性却与我们家人惊人的相似,他与人为善,乐观进取,个性坚强,敢于担当……我突然觉得,这些年,我们的心从未分开过。

  养父母也是我难舍的爹娘

  这次父子激情重逢,其实还缺少了另一对主角——文祺的养父母。据文祺说,养父母现年65岁,均已老弱,身体都不好,养父摔伤在床,对于他们来说,失去了文祺,就是失去一切。文祺在找到亲生父母的一刹那,心中一半是狂喜一半是沉重,我的养父母怎么办?一边是生我想念我23年的父母,一边是爱我养我照顾我23年的父母……思前想后,为了免去年老多病的养父母心中不安,文祺是瞒着父母做的这个“天大的事”。

  文祺昨天哽咽着对亲生父母说:爸爸妈妈,我这辈子真是对不起你们,这辈子你们为我流了太多的眼泪,我只有留待下辈子再报答了。

  赵小树夫妇也哽咽了:儿啊,我们会尊重你的意愿,无论你如何选择,我们都会支持你。如果你不愿回汉,我们会常来看你……

  历经了23年的风雨和苦难后,这家人终于见到了美丽耀眼的彩虹,我们衷心地祝愿这家人的路越走越好……

  本报特派记者 李红鹰 李少文发自河北邯郸 汉网-武汉晚报

人肉搜索找人